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品牌资讯>主品牌被反超 到底是安踏的FILA?还是FILA的安踏?

主品牌被反超 到底是安踏的FILA?还是FILA的安踏?

发布时间:2020-10-29 点击数:66
核心提示: 作为老大的安踏,除了业绩不达标,还有部分并购品牌不理想、“国际梦“面临挑战等焦虑尚待缓解。

  作为老大的安踏,还有诸多焦虑尚待缓解。

  疫情笼罩下,头部运动品牌阿迪达斯、耐克频频传出“坏消息”。在阿迪达斯、耐克遭遇重创之后,依托中国巨大市场的国产运动品牌能否抢摊成功?

  近日,国内运动品牌安踏发布公告称,2020年第三季度,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实现低单位数的正增长。

  FILA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实现20%-25%的正增长。2020年第三季度其他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实现50%-55%的正增长。

  作为老大的安踏,除了业绩不达标,还有部分并购品牌不理想、“国际梦“面临挑战等焦虑尚待缓解。

  究竟是安踏的FILA,还是FILA的安踏?

  “黑天鹅”来袭,服装行业受到严重冲击。数据显示,2020年1-6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5776.34亿元,同比下降16.39%;利润总额235.32亿元,同比下降27.34%。

  整体承压的情况下,安踏交出了一份并不漂亮的成绩单。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减少1%,为147亿元;经营利润36.04亿元,同比下滑15.3%;归母净利润16.58亿元,同比下滑28.6%。

  《每日财报》注意到,安踏总营收之所以仅微跌1%,主要得益于FILA的逆势增长。根据公开数据,其2009年收购的品牌FILA已经占据了营收的半壁江山,甚至有正在一步步取代主品牌的“苗头”。

  2020年上半年,安踏主品牌销售收入下滑10.7%至67.77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46.2%;FILA实现营收71.52亿元,较2019年同比上升近10%,营收占比已达到48.8%,斐乐的营收占比超过了安踏主品牌。除营收及净利,在毛利率方面,FILA更是呈现压倒式的优势。

  2020年上半年,FILA的毛利率高达70.5%,同期主品牌的毛利率是41.6%,安踏其他所有品牌的毛利率是64.5%,最终该公司整体毛利率同比上升0.7个百分点,达到56.8%。

  对此,安踏方面也曾在财报中直言,公司整体毛利率上升主要由于FILA分部贡献增加所致。

  如今,业绩的增长主要依靠收购品牌FILA的贡献,市场不禁要问究竟是安踏的FILA,还是FILA的安踏?

  跨国并购品牌半年巨亏14亿元

  公司成立于1991年,彼时刚刚成立的时候,安踏不过是一家给别的品牌做代工的企业。10年后,在完成从生产单一产品到综合性体育用品运营的过渡的同时,安踏也从福建晋江走向了全国,开始被大众熟知。

  公司于2007年在港交所上市,提供的体育用品类型包括运动鞋、服装及配饰。

  《每日财报》注意到,从2009年收购FILA尝到甜头之后,安踏进入了凶猛扩张模式,继FILA之后,安踏又先后收购了英国户外品牌Sprandi、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内地独家运营日本滑雪用具品牌Descente、收购香港童装小笑牛,发力童装市场等。

  但是除了FILA表现亮眼之外,其他品牌的贡献都一言难尽。甚至,在中国服装行业及体育用品产业历史上轰动一时的最大的一笔收购Amer Sports在上半年实现收益71.64亿元,净亏损13.65亿元,全面亏损总额14.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巨额的并购给安踏体育带来一定的压力,安踏体育规模快速提升的同时,已有不少资金流承压迹象。

  2020中报显示,安踏体育存货50.04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9.1%;应收账款35.39 亿元,增加14.1%;平均存货周转天数、平均应收贸易账款周转天数均出现增加。经营净现金流23.95亿元、同比减少30.4%。

  

 

  《每日财报》了解到,从2007年开始,安踏资产负债率在同行业中一直处于最低水平。

  2010年至2018年,安踏的资产负债率从18.76%增长至32.22%。2019年底,资产负债率飙升,达到48.9%,甚至超过361度和特步。

  “国际梦“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为了拓展海外市场,*ST拉夏、森马服饰两家上市公司也曾均采取了直接对海外时装品牌的收购行动,但结果均没有达到预期。

  最终,*ST拉夏卖掉海外品牌,重新回到原点,而森马服饰尽管将海外品牌继续留在了公司体系内,但却从上市公司中剥离。安踏收购Amer Sports既想和收购斐乐一样,通过旗下的一种品牌占领各类细分市场,也想趁机发展国际市场。

  虽然如今安踏在国内外的地位不断跃升,有目共睹,但压力亦在同步跟进。2020年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已经给安踏的“国际梦“带来不小的冲击。

  2019年10月,安踏成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0年洛桑青年奥运会提供休闲装备如服装、鞋子和配件。如今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已经推迟到2021年。

  体育赛事可能都无法顺利开展,也给安踏的品牌营销带来很大挑战。

  另一方面,世界级对手耐克、阿迪达斯、UA来势汹汹,而361°、特步、匹克这些晋江小弟们也虎视眈眈,何况过去的王者李宁也在寻找着“归来”的机会。